您的位置 首页 友情文章

我曾乞讨过友谊

看文章记得上避风文章网,一切为了给你好看。   我从来不曾向人乞求过什么东西,金钱、物质、爱情、同情,或者怜悯…

看文章记得上避风文章网,一切为了给你好看。

  我从来不曾向人乞求过什么东西,金钱、物质、爱情、同情,或者怜悯。强烈的自尊心,让我一路走来,始终骄傲地高昂着头,并将一颗柔韧敏感的心,用坚硬的外壳层层包裹起来。就像缓慢爬行的蜗牛,在日光下,将身体藏进安全的壳中。

  可是,我用过整整一年的时间,恳求一个女孩,给我一段携手向前的温暖的友情。

  那时我读高一,舅舅费了很大劲,才把我从一所普通中学转到重点高中里来。没有人因为我的到来,停止歌唱或者喧哗,我就像一粒微尘,在阳光里一闪,倏忽便不见了踪影。

  我突然有些惶恐,像一只小兽,落入陷阱,想脱身却遥遥无期,怎么也盼不来那个拯救自己的人。而蓝,就是在这时,回头将一块干净的抹布,放在我的桌上,又微微笑道:“许久没有人坐,都是灰尘,擦一擦吧。”我欣喜地抬头,看见笑容纯美恬静的蓝,正歪头注视着我。在她热情的微笑里,我竟有一丝羞涩,好像遇到一个喜欢的男孩,情愫丝丝缕缕地从心底弥漫开来。

  第二天做早操的时候,我偷偷地将一块舅舅从国外带来的奶糖,放到蓝的手中。蓝诧异地看我一眼,又看看奶糖,笑着剥开来,并随手将漂亮的糖纸丢在地上。我是在蓝走远了,才弯身将糖纸捡起来,抚平了放入兜里。

  蓝是个活泼外向的女孩,身边总有许多朋友,其中一些来自外班,甚至外校。她的朋友中,有不少男生,他们在一起,像一个快乐的乐队或者青春组合,那种动感的节奏,是我这样素朴平淡的女孩,永远都无法介入的。

  可是,明明知道无法融入,想要一份友情的欲望,还是强烈地推动着我,犹如想要靠近蓝天的蜗牛,一点点地,向耀眼明亮的蓝爬去。

  我将所有珍藏的宝贝,送给蓝:邮票、书、信纸、发卡、丝线、纽扣……我成绩平平,长相不美,歌声也不悠扬,还笨嘴拙舌,与蓝在一起会让她觉得索然无味。我什么都不能给她,除了那些不会说话且让蓝觉得并不讨厌的宝贝。

  起初,蓝都会笑着接过,并说声“谢谢”。她总是随意地将它们放在桌面上,或者顺手夹入某本书里,甚至将一个可爱的泥人,直接压在了一摞书下。她不知道那个泥人,是生日时爸爸从天津给我专程买来的,它在我的书桌上,陪我度过每一个孤单的夜晚。它在我的手中半年了,依然鲜亮如初。可是,送给蓝之后的第二天,我就发现它脱落了一块颜色。我的心,像被人用针扎了一下。我小心翼翼地提醒蓝,说,这个泥人,是不经碰的。蓝恍然大悟般将倒下的泥人扶正,开玩笑道:“嘿,没关系,泥人没有心,不知道疼呢。”

  某个春天的午后,我将辛苦淘来的一个漂亮笔筒,准备送给蓝。蓝正与她的几个朋友说着话,接过笔筒,便高高举起来,朝她的朋友们喊:“谁下课帮我去买巧克力吃,我便将这个笔筒送给谁!”几个女孩纷纷举起手,去抢那个笔筒。

  我本来是要把笔筒送给蓝的,而我还没有说出来,蓝就已经习惯性把它当成了我送的礼物。站在蓝的身后,突然间我很难过,也不知哪来的勇气,我将笔筒一把夺了过来。转身离开前,我对蓝说:“抱歉,这个笔筒,不是送给你的。”

  我终于将这份幻想的友情,很有自尊地收回来,安放在心灵的一角,且再不肯给任何一个淡漠它的人。

  许多年后,我终于可以在人生的途中,一个人走得从容、勇敢、无畏,不再乞求外人的拯救与安慰,人生的种种际遇,也终于让我明白,我们需要友情,也需要自尊。

  这样的时候,再想起蓝,已能轻松地原谅她了。她没有选择我作为朋友,却为我垫下了长大的第一级阶梯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避风文章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ee-dale.net/yqwenzhang/5890/

作者: wenzhang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