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文章

生活是一种态度

看文章记得上避风文章网,一切为了给你好看。   我没有陶渊明的‘吾醉欲眠卿自去’,也没…

看文章记得上避风文章网,一切为了给你好看。

  我没有陶渊明的‘吾醉欲眠卿自去’,也没有李白的‘明朝有意抱琴来。’什么爱恨情仇,什么金钱名利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充其量也就是棺材板上的一粒尘埃,人活百岁及时行乐。

  跟一群大老粗在一起,你不暴粗口,你很吃亏的。就象今天他们非要逼我讲笑话,结果一群人全把饭喷到桌子上了。

  没事抽抽香烟,听听情歌,貌似我没有听歌的天赋吧,左耳进,右耳出的,反正做做样子。陈奂生进城不图个新鲜吗!农民模范表彰大会,请个洋妞唱英文歌,农民懂英文歌那国家真发达了,他们还不是听得津津有味,感动的口水都流出来了,谁知道他们乐呵个什么劲啊?

  当官一嘴官腔,混混一嘴匪语!就连出门不到仨月的打工仔忘了家乡话,刚回家就弄个狮子头,说话半土半洋,我估计那些人出门不到一年连自己的爹娘叫什么名都给忘了。可怜的娃呀,我替你悲哀啊!赶紧带个面具到四川吧,干什么?学变脸吧!再者就去演电影吧,金钟罩铁不衫非你莫属啊。

  生活其实很简单,无聊的时候敲敲键盘,把遇到的琐碎全都记录下来分享给身边的人,困了拉起被子捂起头呼呼大睡,梦中花落知多少,别问别人自己押着手指头数数,不够了勉强用脚趾凑数吧。

  生活很简单,你过得怎么样只有你自己清楚,开心是一天,伤感也是一天,上学时的数学要是学的好的话稍微对比一下,你就知道该怎么样生活。

  生活其实是一种心态。

  如果有一天我老了,身边的亲人全都离我而去,我会拄着拐杖,带着老花镜,一步一步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,看看儿时的玩伴是不是早我一步归入黄土。再看看我曾经喜欢的姑娘是不是早已经儿孙满堂,白发苍苍。或许那时候她会说:“多少年了,你终于回来了,你早点回来的话,我们家老头子还会陪你下棋。”边说便会掉下浑浊的泪水。或许我们的生命中早已经印下了彼此的身影。

  直到百年抑或是千年,那道影子还是深深地驻留在内心深处。

  摸着早已斑白的胡须,看着挂在天边的夕阳慢慢落山,数着一起经过的那些年岁,调皮的小孩或许会把刚掏出的鸟蛋放到我坐着的椅子上,然后拍手大叫张爷爷把屎拉在了裤子上了,我会微微一笑转身离开。

  因为小时候我也曾那样做过,并不止一次,他们比我幸运的是遇到的是我,而小时候的我遇到的是我的亲爷爷,得到的惩罚是三天不让吃饭,爷爷会守在门口不让我进,但是我还是会津津有味的啃着姐姐从墙上扔出来的馒头。尽管馒头上混合着泥土。

  我预知我死的时候应该是笑着死的。

  生活就是这样,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,我从来就不需要评委,我很自信的向全世界宣布我就是最好的评委。当然这只是对于我自己而言。我这人很懒惰,不习惯用我学过的文字评论别人的好坏得失。即便是说说,那也是随口一说,无心之言。不知何时我竟然发现我早已丢掉了儿时最重要的东西,那就是我鲜红的没有任何污垢的心。

  有时候,我想找回儿时的那颗心,然后伸出右手,插入自己的胸膛掏出现在的心,我想知道它到底是多了什么东西亦或是少了什么东西。然后把找回的那颗心按上去。

  我很肯定的是当我回到故乡的时候我会说一嘴家乡话。因为那是从小刻在骨子里的音调。以至于在异地的我听到那个调调有一种想哭的感觉。

  生活很简单,在于你和我,你开心,我快乐,你伤心,我没有陪你伤心地勇气。我照样快乐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避风文章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ee-dale.net/ymwenzhang/7857/

作者: wenzhang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