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节日文章

教员节时话教员

看文章记得上避风文章网,一切为了给你好看。   又要到教师节了,我是一个有43年教龄的退休老教师了,我曾为我的…

看文章记得上避风文章网,一切为了给你好看。

  又要到教师节了,我是一个有43年教龄的退休老教师了,我曾为我的教师经历无奈过、徘徊过、努力过、骄傲过、汗颜过……

  我是在无可奈何中走进教师队伍的。

  1968年6月8日,我高中毕业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小山村。8月中旬,教育界发生了“侯王”事件。农村的教师一律改为民办。并清理了教师队伍中的“阶级异己份子”。我们村的王景荣老师因为出身不好被赶出了学校。大队决定让我接替他的工作。我在“大革命”中亲眼目睹了老师的遭遇,那些人人敬仰的德高望重的教师们,那些知识渊博爱生如子的教师们,戴着几切云端的高帽,挂着铁皮制作的大牌子,大牌子上的名字还打上了红叉叉。游街,批斗,剃鬼头,画鬼脸,“打倒”,“绞杀”不一而足……我实在是“见”师生畏,就借口“自己也出身不好,还需要进一步改造”没去接任。1969年1月,各个大队的小学都“戴了帽”(小学带初中)。我是全大队唯一能教初中的高中生。大队又安排我去学校教学。大队支书还鼓励我说:“你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,不能辜负了全大队贫下中农的期望。”我也实在找不到推卸的借口了,只好服从领导了。我到公社办“学习班”时,我的小学老师还说:“庆丰,你一直没想过当老师吧。”唉!无可奈何啊!我是个“可以教育好的子女”,只有听从“党的安排”了。

  我在队伍中多次徘徊。

  那时候,教师是最让人不屑的职业。人称“臭老九”。大凡有点能耐的,都想方设法调离了教师队伍。有的人宁可去供销社(农村商店)卖货,去粮店卖粮,也不愿意当老师。曾经有个科长和我说:“吴老师,我把孩子交给你了,将来实在干不了什么,哪怕当个老师也行啊。”当老师是实在没有出路的最末的一条路,我听了就寒心。我当然也羡慕这些能耐人。可我“上面没人”啊!只好埋头工作了。我有几次“上调”的机会,去公社机关,去县委机关,都因为“人不硬”黄了汤。但我的心一直不落底,一直是徘徊着的。

  在岗位上我一直努力着。

  雷锋的“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”一直鞭策着我。那时候没有统一的教材,我就自己编写。我编写的教材被全公社通用。我一个人教初一初二两个年级的所有课程。我挑灯夜读,不断地充实提高自己。我年年是公社和县里的优秀教师。后来,我被调入公社的教改站,负责全公社的教学研究和教师培训工作。我的工作又年年被县里和地区评为先进。业余时间,我经常写点东西,在省报和地区报刊上发表。我在全县“小有名气”了。当上了县里的政协委员,县里的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。经常去地区和省里开创作会议。90年我参加了全国中语会课堂教学研究中心。历任会员、理事、常务理事。我的教学著述也相继出版了。调到鲅鱼圈,我又有幸做了区政协委员,区教育学会副秘书长,从1994年到2005年,我一直是营口市教师职称评定委员会的评委。我的名字载入了辽宁政协委员风采录,载入了名人大辞典。经常有机会参加全国的研讨会。我的努力有了收获!

  我为教师这个职业骄傲过。

  从1985年第一个教师节以来,教师的社会地位逐年提高,教师的工资待遇也逐年提高。教师由原来的社会不屑成为了全社会羡慕的职业了!我当然有理由骄傲了。官话是“教师是太阳底下最辉煌的职业”,私话是“现在的教师真好!”教师在照亮别人的同时,也照亮了自己。我怎么能不骄傲!

  同时,我现在常常为教师汗颜。

  前几年,社会就有人把教师列入了“七匹狼”之列。从“臭老九”到“太阳底下最辉煌的职业”,地下天上!又从“最辉煌的职业”到“七匹狼”,咱们教师这是怎么了?怎么好好的教师就成了“狼”了呢?

  常常听人讲,某某孩子窜个座就得交老师1000元,某某年轻教师坐在桌子上和年近半百的家长训话……特别让家长反感而又无奈的是“补课”。补课,本来是教师的奉献甚至是牺牲,多少年来,家长赞叹,学生感谢,领导表扬。当年,北京的霍懋征,上海的于漪,鞍山的欧阳代娜等一代名师,哪一个不是循循善诱地为孩子们补课的,那时候的补课是无偿的,是自愿的。现在怎么了?补课怎么就成了家长们热议的话题了呢?教育行政部门怎么就三令五申,严禁教师补课?当然,学生跟不上正常的教学进度,学生自身有责任,教师也有一定的责任。从这一点说,补课甚至可以说是必要的。本来,教师利用工余时间为学习有差距的学生补课,他们是一种付出,收取一定的“劳务费”也无可厚非。那为什么要遭秒杀,遭非议?原来,现在的补课多不是为学生补差了,而成了教师敛财的重要途径了。一个假期,十几天,每个学生每科二到四千元补课费,全部补下来,少则上万,多则几万。这对一般家庭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“严重”的负担!一个教师,十几天的补课“劳动”收入少则几千,多则几万。这对一般教师来说,不能不说是一个“丰硕”的收获。这还不算上平时的双休日和晚上的补课。还有的教师在正常上班时间,利用自习时间把学生带到办公室补课也暗中收费。这也是补课多令不止的原因。教师之所以敢冒着被“严肃处理”的风险而涉险补课,是因为诱惑力太大了。至于有的教师,课上故意留下“余地”,“逼迫”学生课下补课的做法,就不单单是敛财的欲望了。本来,教师课上完不成教学任务是教师的失职,现在却成了敛财之道!君子爱财取之有道。师者,传道,授业,解惑也。贩卖知识非师者所为,至于留有“余地”迫使学生不得不补,何异于拦路抢劫!

  哎!教师受敬了,受宠了,怎么就忘了自己是教师了呢。师德、师表、师尊都哪去了呢?

  教师节又要到了,我的心里又不平静了,清波浊浪一起涌了上来……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避风文章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ee-dale.net/jrwenzhang/3200/

作者: wenzhang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